|
|
|
|
|
|
|
|
|
|
学风道德建设从自身约束做起
学风道德建设从自身约束做起
www.dicp.ac.cn    发布时间:2011-11-16 14:07    栏目类别:专家访谈
---化物所第一届学风道德委员会主任桑凤亭院士专访
 4月16日下午,我所第一届学风道德委员会成立大会在所礼堂隆重召开。大会上,所领导张涛所长、李灿副所长、冯埃生副所长为第一届学风道德委员会委员发放了聘书,桑凤亭院士受聘为第一届学风道德委员会主任,代表学风道德委员会讲话,并宣布了“学风道德委员会工作条例(草案)”。
  专访桑院士是成立大会召开前很早就计划好了的一项工作。桑院士在开完学风道德委员会后一直出差在外,4月22日(星期四)晚上返回所里后,4月23日一上班就腾出时间准备接受我作为所报特邀记者的采访。当知道我正在实验室里做一组实验,他特意在电话里叮嘱“别急,把实验安排好再过来”。我以前在食堂经常碰到桑院士,知道桑院士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但想到这次将面对面地和他交谈,既感到荣幸,又不免有些紧张。当我跨入化学激光楼桑院士的办公室所在的五楼时,慈祥的桑院士早已在门口微笑着等我了,我的紧张感一下子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亲切之情。
  落座之后,桑院士关切地询问了我的学习和工作情况。我一边调试录音和摄影等采访设备,一边汇报了自己的情况。同时,我注意到桑院士对这次采访做了精心准备,对一些需要特别强调的问题做了专门的文字归纳,体现了老一辈科学家严谨的治学态度。桑院士看我注意到了他放在书桌上的文字归纳材料,笑着说:我不善言谈,谈到不合适的地方你可以纠正。访谈就在这样异常亲切的氛围中开始了。
  “您作为我所第一届学风道德委员会主任,可否评价一下我所目前学风道德建设的整体情况?”“好的。”桑院士说:“客观公正地讲,我所目前的学风道德建设的整体情况是不错的。虽然以前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小问题,但终究是个别现象,绝大多数都是好的。我们所当时也迅速采取了措施,做到了治病救人,将负面作用减少到了最低。”说到这里,桑院士针对学风道德失范现象的成因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近几年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导向出现了偏差,拜金主义越来越严重,学术界的道德伦理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很多科研工作者也以金钱为其科研的出发点。这些不良的方面给我们所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比如说我们所的一些研究人员喜欢做一些有名有利的课题,难以静下心来做一些基础研究;以前条件虽然艰苦,但大家为了完成共同的目标,不大计较个人得失,能够通力协作。现在,我们的团队协作精神比过去下降了不少,原因是受到了利益分配的影响。桑院士随后又谈到:“所里看到了并非常重视这些问题,这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能将问题严重化,这些问题只是个别现象,我们所的整体情况还是非常好的。这些个别现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引起了我们的重视,我们会根据问题采取相应措施,杜绝这些不良现象,进一步改善学风,加强科研道德建设。”
  我接着问道:“从近年进行的学风道德建设检查、科研成果原始数据核查的结果看,我所学风道德建设还存在哪些薄弱环节?”
  桑院士说:“薄弱环节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我所对学风道德建设的正面宣传不够。我们所里面对文章的发表,经费申请宣传得很充分,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但相对于这些,学风道德建设的宣传就显得不足了。学风道德建设属于道德范畴,是科研工作者的信仰问题,重在宣传教育,完全靠规章制度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然规章也不能少。”桑院士用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说明了正面宣传教育和规章制度的关系。他说,良好的学风道德相当于健康的身体,而宣传教育相当于体育锻炼,规章制度相当于治疗。虽然我们坚持体育锻炼也不能保证不生病,仍需要规章制度来治疗,但如果不经常依靠宣传教育来锻炼保证健康的体魄,就会病入膏肓,治疗也无济于事。桑院士继续谈到:“第二个薄弱环节就是我们所一些年轻的科研人员,实验记录,论文引用不够严谨,对实验现象的观察,数据处理有时候比较随便,可能在无意中产生了学术问题。第三个就是在汇报工作或者基金申请时,好的方面讲得多,问题方面讲得少甚至隐瞒,这对课题评价不够客观。”
  我继续问道:“针对这些薄弱环节,您认为重点要从哪些方面加以改进?”桑院士根据薄弱环节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开展系列讲座,进行正面宣传教育,针对我们所存在的问题,找出相关案例,使大家从思想上重视学风道德建设;二是针对青年科研人员的实验记录,数据处理问题。找出优秀的典型,以此为榜样教育大家如何严谨地进行科学研究,数据处理和论文写作等;三是建立相关制度,约束一些不自觉的人。学风道德委员会已经建立了相关制度,涉及到课题经费管理,实验记录检查等诸多方面。“我相信,做好了以上三个方面,我所的学风道德建设将会上一个新的台阶。”桑院士沉稳地表达了对未来工作的信心,随后他又补充道,“逐步将学风道德建设纳入我所的评价机制,也是委员会将来要开展的一项工作。虽然这项工作很难量化,但委员会将尽量采取合适的评价方式来有效促进上述三个建议的实施。”
  桑院士最后谈到,我们要正确认识学术道德失范现象。如果是由于实验条件和认知水平的限制,无意中得出了不够准确的数据和结论,这不是学术不端,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人类的认识水平也是因此逐渐深入的;但为了获得支持自己结论的数据而故意去伪造、取舍数据的话,这就违背了学术道德。“作为科学家,要发扬‘三老四严’(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要有严格的要求,严密的组织,严肃的态度,严明的纪律)的精神,要为国家为人民多做奉献,要耐得住寂寞,要经得住社会上的各种诱惑,要做一位脚踏实地、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科研工作者。”桑院士这句朴实无华却又饱含风霜的话语,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头。
  时间匆匆,四十分钟的访谈很快就结束了,但桑院士的临别寄语仍久久回响在我的耳畔——他说:“我们化物所每个人都应该从自身做起,继承老一辈科学家艰苦奋斗、淡泊名利的优良传统,以饱满的活力、坚毅的自制力共同托起化物所和国家辉煌而纯净的明天!”(所报特约记者   1816组博士生 周雍进)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0861号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2008-2017.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