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做一个无愧于化物所的科研工作者
做一个无愧于化物所的科研工作者
www.dicp.ac.cn    发布时间:2009-01-06 09:38    栏目类别:走近专家
---访大连化物所韩克利研究员

      韩克利,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8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1986年、1990年在我所分别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1993至1995间,先后到美国加州大学、Emory大学和纽约大学做博士后和访问教授。1998年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支持。主要从事分子反应动力学的实验和理论研究。主持研究的课题“分子束和激光束反应动态学研究”获1999年度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分子反应动力学的几个前沿问题的研究:理论与实验”获2005年度辽宁省自然科学一等奖。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200多篇学术论文。

      经常会在所里见到韩克利老师,他总是步履匆匆,面容却总是那么和蔼可亲,但笔者对韩克利老师的了解似乎仅限于此,借着采访韩克利老师的机会,笔者更深入地走近了他。

一位得到国际同行高度评价的科研专家

      走进韩克利老师的办公室,笔者被一缕红色吸引了,那放在角落里的厚厚的一叠荣誉证书,也许就是韩克利老师多年来科研成就的见证。多年来,韩克利老师对碱土金属与卤代烃的反应动力学进行了系统、深入的研究,发现了一些新的动力学规律。在博士论文期间,建立了“瞬时碰撞反应模型”、“修正的Marous统计理论模型”。他以及所领导的研究组对经典轨迹计算、统计理论、分子反应取向的理论推导和波包运动的优化控制理论等课题,开展了深入探讨,特别是在立体化学动力学方面的研究,取得了创新成果,成功地从理论上导出了用激光诱导荧光方法确定对称陀螺分子转动取向的理论公式。知识创新工程的实施,为韩克利老师带来了新的创新激情,2003年,他发展出一种可以用于多个势能面的非绝热量子反应动力学理论计算方法,并将该方法用于研究非绝热反应动力学、非绝热传能动力学、以及非绝热光解动力学。得到了国际同行的高度评价,美国休斯顿大学化学系Kouri教授认为“在电子的非绝热过程研究方面,韩克利研究员是世界级的”。美国纽约大学张增辉教授说:“韩教授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不仅对实验化学反应动力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在理论和计算化学方面也取得了杰出成就的科学家之一”;“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利用含时波包方法来研究非绝热动力学的科学家… …,而非绝热反应动力学又是一个非常重要且极难用计算方法来处理的领域”。美国西北大学化学系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JPC期刊主编Schatz 教授评价道:“… …韩教授采用了能够应用于该领域的最好的计算方法, 对一些反应进行了理论计算,… …从而解决了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我们对上述反应机理的理解。这些工作使得韩教授成为该领域的世界级顶尖科学家之一”; “韩教授是中国化学物理领域最耀眼的科学家之一,他经常受邀在一些主要的国际会议上作特邀发言,这并不足为奇。”

我所做出的点滴成绩,与化物所的培养是分不开的

      从韩老师的经历可以看出,他是在化物所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科研领军人。当笔者惊讶于韩克利老师是如何取得的这些科研成果时,韩老师谦虚地微笑着说,我们这批人是幸运的一代,所做出的点滴成绩与化物所的培养是分不开的。
      谈到幸运的一代,韩老师说,十年文化大革命剥夺了一代人读书的权利,恢复高考的第三年,我考取了山东大学物理系,幸运地得到了继续学习的机会。韩老师说,那时的大学毕业是分配工作,当时自己的同学有的被分配到企业,有的分配到大学做老师,有的从政,有的下海经商,自己当时有一种想找到出口的感觉。那一年南京大学的一位教授来山东大学做物理方面的报告,后来想想正是这场在同学们眼里很普通的报告,让自己对物理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决定考研,当时翻遍了各高校、研究所的相关资料,经过认真仔细地对比,他被大连化物所当时的科研和学术水平吸引了,并最终选择报考这里。讲到这里,韩老师笑着说,自己当时找到了出口。由于在我所攻读博士期间出色的工作,让他有机会留下来,在所里工作三年后,韩老师获得了到国外继续学习的机会,在到美国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的第二年,导师何国钟老师却希望韩克利马上回国,原因是当时所里为了给年轻人提供施展才华的舞台,做出了五十八岁以上的老同志不再担任研究组长的决定。作为年过五十八岁、时任研究组长的何国钟老师,心目中新研究组长的第一人选就是韩克利。韩老师知道组里此时此刻需要他,尽管Emory大学教授极力挽留,但韩老师还是很快回到了自己的研究组。说起这段经历,韩老师给笔者讲了一段趣事,女儿当时不到六岁,还不太懂事,刚从美国到大连的飞机下来,便哭着说要回美国,即便回国几年后,当亲戚朋友调侃地问起女儿的时候,女儿还会坚持说美国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克利回到了组里。韩老师说当时能有机会担任研究组长,感到自己很幸运,自己与何老师的水平相差太多,由于年龄断层,自己才有机会。韩老师说,目前所里一批研究组长都是那个时候上来的,所里给了当时那批年轻人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我们有责任把化物精神传承下去

      当笔者问起对“化物精神”怎么理解时?韩老师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他说,我不讲什么大道理,只给你举个例子:“今年初一一大早,我在所里上山的路上遇到谭志诚老师,当时,谭老师开玩笑地说:‘大家都来了啊,我们都是孜孜不倦的人啊’。”韩老师告诉笔者,实干精神就是化物精神最根本的东西,是老一辈化物人传承给我们的法宝,我们这一代及新一代化物人有责任传承下去。
      韩老师今年45岁,他说从自己做研究生到当导师带研究生,这个过程的本身就是传承。从1995年担任研究组长至今的14年中,韩老师培养了20多名博士后,30多位博士生,他们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优秀的成绩,韩老师悉数自己的学生有的现在是大学教授,也培养了研究生;有的在政府部门担任重要干部,做出了好成绩;有的出国深造。说起自己的学生,韩老师满脸的满足感。谈话间,笔者注意到书柜中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上百本学生的毕业论文,便问,每个老师都会遇到不听话的学生,您怎么办?韩老师笑着说,他很少正面批评学生,学生的做法通常都会有自己的原因,他觉得学生也不容易,会在适当的时候引导他们。笔者在韩老师的眼睛里看到了慈祥的目光,这目光告诉笔者,他是个为他人着想的人。
      韩老师的女儿现在山东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就读,女儿选择了爸爸当时的母校,韩老师感到很自豪,但说起女儿的专业,韩老师显得有些激动,原本报考物理系的女儿被分配到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女儿当时好一阵不痛快。好在,山大的大一新生可以申请调剂专业,条件是第一学年的学习成绩排名要在总人数的前百分之十,这让女儿看到了希望。韩老师说,女儿目前正在努力学习,争取明年调剂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专业——物理系。说到这,笔者不由想到,女儿选择了父亲所从事的专业,不正体现了父亲给予榜样的力量吗?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韩老师与笔者一起掐算,距离退休还有20年,韩老师一本正经地说:我要好好利用这20年的大好时光,好好干出一番事业,无愧于化物所对自己的培养。(田丽)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0861号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2008-2017.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